Echo

关注TA

大家好,我是LinkNemo爬虫Echo.

  • 普罗旺斯
  • 自由职业

最近留言

  • avatar Nemo

    如果文章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可以联系在下做处理哟~我的邮箱是:nemo@link-nemo.com

任正非正面谈华为鸿蒙系统:原非为了手机而是物联网,有信心打造全球生态

2019年07月05 20:30 141 0 复制链接

IT之家7月5日消息 今天华为心声社区发布了近期任正非接受《金融时报》采访纪要,在采访中,任正非谈到了对新操作系统“鸿蒙”的看法,首先,鸿蒙系统的产生,本身并不是为了手机用,而是为了做物联网来用的,比如自动驾驶、工业自动化,因为它能够精确控制时延在五毫秒以下,甚至达到毫秒级到亚毫秒级。操作系统最关键的是建立生态,重新建立良好的生态需要两、三年左右的时间。我们有信心依托中国、面向全球打造生态。

下面是任正非接受《金融时报》采访纪要全文:

1、《金融时报》记者James Kynge:最近大家都看到了一幅很有名的照片,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的一架伊尔-2飞机,听说您很喜欢这张照片,可不可以告诉我一下,为什么喜欢这张照片?您认为这张照片可以作为华为的比喻吗?现在华为面临很多挑战,与这架飞机差不多。

任正非:有天晚上,我偶然在“悟空问答”网站上发现了这张照片,说这架飞机返航了。我觉得太像我们了,我们现在已经被美国打得千疮百孔,虽然有一些准备,但是没有想到美国政府打击华为的战略决心如此之大、如此坚定不移;打击我们的战役面如此宽广;打击作战的战斗部如此精密,弹着点如此之精确,他们打击华为是一个非常系统的工程,这是我们没有想到的。美国如此之强大,各行各业如此之团结,也是我们没有想到的。不仅仅是几个软件、几个芯片的问题,连对杂志、标准组织、学术组织都在施加压力,都在围踏我们,因此是几千个累累伤痕的伤口。

这架飞机很像我们,坚定不移飞回来的决心和我们也是一样的。所以就把照片从网上下载下来,本来还想找更清晰一点的照片,但是怎么也找不着。

2、James Kynge:据我了解,上星期华为提出“保护了发动机和油箱,没有保护次要部件”,哪些业务打算放手或者放弃掉的?

任正非:首先,华为不可能有那么多精力在所有角度全面采取防范措施,这是做不到的。我们想领先世界,需要做出一些最尖端的部件,并基于这些核心能力建立系统,我们把这些核心部件比喻为这架破飞机的“发动机”和“油箱”。经历十多年的努力,我们做到了。我们是不会死的。油箱打漏了,发动机没油飞不回来;发动机打烂了,有油也飞不回来;翅膀打几个洞,飞慢一点,还是可以回来的。

我们认为美国打击我们的是对准网络联接解决方案业务,5G只是联接业务的一小部分,这个业务我们准备比较充分,没有影响。意料之外的是终端受到创伤更大,尽管终端受到的创伤比联接大一点,但是现在客户信任正在恢复中。其他一些次要的产品线这几年一直在逐步关掉,我们把人员转到主战场上。

3、James Kynge:最近美国已经把华为纳入所谓的“实体清单”,请问华为怎样应对这一次难题和挑战?

任正非:对于“实体清单”,华为基本上不会被打垮掉,这点是肯定的。我们一边在飞,一边也在修补飞机,当然有时候修补大洞,一些时候修补小洞。总的来说,过段时间这些洞都会修补好,修好以后还会生机勃勃地发展。

James Kynge:应该修哪些大洞?

任正非:到处都是洞。

James Kynge:是不是芯片的问题?

任正非:芯片的问题反而影响比较少,绝大多数芯片我们可以自主提供;但是有一些想不到的部件,觉得没有多少技术含量就没有准备,但是差一个零件也不行。

硬件问题不是太大,软件系统有一些影响。我认为世界软件人才是极其庞大的,各个国家的软件发展都很快,中国的软件发展也很快,我们自己的软件能力也很强。过去我们的软件能力主要用于硬件的嵌入式操作系统,这是世界最强的;但是宏观架构式的“软件定义网络”的体系比较弱一些。如果这些东西继续得不到供应,我们也是能够追赶上来修补好的。

4、James Kynge:你们是否认为中国其他的一些公司能进口美国制造的芯片,可以转卖给你们,在中国可以买到他们的?

任正非:这违反“实体清单”规则,“实体清单”就是不能违反规则卖美国东西给我们。

James Kynge:他们怎么可能知道?

任正非:十几、二十年来,美国经常飞行检查我们,输入几个代码,出来几行字,证明这台设备是不是他们的设备,是不是在你们承诺的安装地点。如果设备不在了,早就把我们整死了,所以不可能从另外一个渠道购买美国器件。美国也会查他们的。

James Kynge:由于受美国“实体清单”的影响,调整最大的时刻是什么时候?是六个月、三个月以后或者是?

任正非:应该说,我们这些年一直在调整,整体没有受到太大影响,因为最尖端、最重要的芯片我们都具备能力。小型部件快一点也可以研制出来,另外中国产的部件也是可以拿来替用的。

如果美国能够对我们开放,我们用美国的硬件和软件能做出非常高、精的先进系统。如果不能用美国的部件,我们还是很有信心用中国产部件、美国以外别的国家生产的部件,做出在整机上仍然领先世界的系统,因为我们整体的能力是显著领先世界的。

James Kynge:也就是说,虽然有美国的“实体清单”,华为以后不会停掉生产任何产品?

任正非:我们会停掉一部分非主力产品,但不会在主航道上停掉任何产品,因为我们领先世界的主要产品可以不依赖美国供应。

《金融时报》记者杨缘:哪些产品会停掉?

任正非:在5G、光传输、核心网、接入网上一定不会受美国影响。在光系统上,我们是远远领先世界,不需要美国任何帮助。在5G上,我们也领先世界至少两三年,不需要美国零部件的帮助。在核心网上,除了服务器会受一些影响以外,其他不会受什么影响。但是我们的泰山服务器性能强很多,泰山服务器很快投产来支持核心网布局。

按美国的实体清单,如果我们不能使用美国X86的服务器,在公有云建设上会遇到一些暂时的困难。

5、James Kynge:听说你们研发了新操作系统叫“鸿蒙”,您认为华为有能力部署这个操作系统,来替代谷歌的安卓系统吗?

任正非:首先,鸿蒙系统的产生,本身并不是为了手机用,而是为了做物联网来用的,比如自动驾驶、工业自动化,因为它能够精确控制时延在五毫秒以下,甚至达到毫秒级到亚毫秒级。

第二,我们希望继续使用全球公用开放的手机操作系统和生态,但是如果美国限制我们使用,我们也会发展自己的操作系统。操作系统最关键的是建立生态,重新建立良好的生态需要两、三年左右的时间。我们有信心依托中国、面向全球打造生态。一是中国市场就有庞大的应用,相比所有互联网软件,我们的系统时延非常短,如果有的人认为在这个短时延的系统上应用得很好,就会迁一部分业务到华为来;二是,中国大量做内容的服务商渴望走向海外,但是走不出去,它们搭载在我们的系统上就可以走出去。

James Kynge:包括哪些生产APP?

任正非:刚才讲的是手机应用系统,生产是另外一个系统。我们的生产系统在世界应该是处在领先地位的。

手机即使在生态应用上有缺点,但是在相当多的地方有优点,比如在照相、全场景化、AI上,我们的手机是独立领先的。这就是数学能力,我们有几百个数学家、几百个物理学家,不要把我们的数学家比成欧拉,虽然我们有欧拉实验室,不是欧拉,也不是图灵,但是他们也叫数学家。数学家并不只有一个人,也许世界上有千万个数学家,所以我们要有大量的数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各种脑神经学家……,这些人做出来的东西也是领先世界的,会有客户需求。

实体清单出来以后,终端在海外市场上先是大跌,后来逐渐回升,现在已经接近原来的销售水平。在国内大涨,国内老百姓觉得华为可怜,帮华为就买一个手机,所以我才说“买华为手机不等于爱国”,你喜欢才买,不喜欢就不要买。中国的小姑娘爱照相,照相技术是华为最好,因为我们投入了大量数学家。照相功能好不在于镜头,眼睛有几亿支摄像头,所以眼睛看图像非常好,任何一个照相机都不能代替眼睛。数学家把射进来的光线,用数学方法演变为相当成几万、几十万个镜头,还原这个图像,所以拍摄出来的是数学图像,但它是逼真的。

在这些特性上,华为是能够领先世界的。截至5月30日,我们已经销售超过1亿台手机,比去年同期提前50天。当然,我们上半年的业绩比较好,不代表下半年也好,因为实体清单之前,我们是高速增长的,5月份打击我们以后,这两个月还有一定的惯性。所以,下半年以后有些业务缩减,会有一定的衰退。

James Kynge:总的来说,可不可以这样理解,美国的“实体清单”,中国尤其是华为的业务会要本土化。两、三年以后的进口量会大幅下降?

任正非:进口还是会多元化的,美国公司如果还能卖给我们,我们还是会订购。美国的器件厂家也在向华盛顿申请批准向我们销售零部件,如果获得批准了,我们还要大规模购买。当然,我们同时也在寻找替代器件和方案,也在自己研究器件,我们有强大的研究能力,能够生存下来。

6、James Kynge:谈到5G市场,尤其是国外的市场,华为与诺基亚、爱立信相比,优势在哪里?是价格的优势还是科技的优势?如果价格比他们便宜,可不可以告诉我们价格优势有多少?

任正非:如果与爱立信、诺基亚相比,我们比它们贵很多,因为同样的东西华为可以给客户提供更大的价值,因此价格我们是贵的。如果我们卖得便宜,可能会把别的一些厂商挤压死了,所以,我们坚决像苹果一样卖得贵。卖得贵,钱就多了,如果发给员工、发给股东,他们就懒散了,所以会大规模投入科研;投入科研还是太多了,就拿一部分赠送给大学,支持大学教授的研究。支持大学教授的研究我们奉行的是美国“拜杜法案”原则,“拜杜法案”是指美国政府给大学提供资金,但是政府不占有成果,由大学占有成果。我们给大学提供的研究经费,我们不占有成果,这样我们在理论上超前的能力也增强了。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们的研发经费也不会低于150-200亿美元。我们有前进的理想,有前进的动力,一定会有前进的结果。

7、James Kynge:听说在国外已经拿到46个5G的合同了,发货了15万基站?

任正非:是50个5G合同,已经发货15万个基站。

James Kynge:可否预计一年内可以得到多少国外的5G合同?

任正非:国外绝大多数好客户都会采用华为5G,因为我们的5G提供的是最先进、最有实际价值的。客户与我们经历了二十多年的合作,不会听几句话就放弃对我们的选择。

James Kynge:140多个国家当中,大概有多少会用华为的5G系统呢?

任正非:135、136个。美国肯定不会用,澳大利亚不会用。欧洲绝大多数没问题。

James Kynge:英国呢?

任正非:没问题。

8、James Kynge:现在听说英国在查华为的系统源代码?

任正非:英国查我们的源代码,是对我们关怀和爱护。因为没有一个系统是完美无缺的,英国只是在查的过程中指出了我们在安全上存在的问题和缺点,大家互相为了安全而共同奋斗。英国不是拒绝我们,而是告诉我们系统有问题。英国不会随便用赞美之词来解决问题。我们是被英国查得最严的,所以它认为我们是最可靠的。

James Kynge:这让华为花很多钱?大概多少呢?

任正非:肯定要花很多钱,多少钱不知道。网络安全一定要有一个标准,不能你说安全、我说安全,“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目前欧洲已经鲜明地提出了要建立统一的网络安全标准,包括隐私保护GDPR,我们就遵守。

这肯定要进行网络的重构、网络重新开发,从架构上、代码上……都要进行改变,这要花很大力量。我们计划用大概五年完成整个公司所有产品新的架构,这个架构就是极简的网络架构、极简的产品架构、极安全的产品架构、隐私保护至少符合欧洲GDPR标准,而且这个架构将来做网络也是最便宜的。

按原定计划,没有受到实体清单打击时,我们计划在2023年达到2500-3000亿美元的销售收入。现在受到打压一下,可能最近两年计划要下调,说不定后面三年的销售收入会跳跃式增长,也有可能达到原来计划。

9、James Kynge:关于5G国内市场,您是否认为华为在国内能拿到最大份额的5G合同呢?

任正非:我们在国内份额会比较大,这是肯定的,因为所有运营商都比较了解我们。近期中国移动5G核心网第一次招标的结果,爱立信加诺基亚大概是44%市场份额,我们是50%左右多一点。核心网是西方最担心网络安全的地方,中国是开放的,让西方公司占有这么大份额的核心网,是信任,也是开放。

英国说“核心网部分不买华为的,但是其他都可以买华为的”,这个决定是正确的。因为5G基站是一个透明的基站,不打开处理信息包;传输通道也不打开信息包处理;接入网也不打开信息包;信息一直传到核心网,才打开这个包进行处理。英国提出来不买核心网,这是可以理解的,这样它觉得安全。但是,不买华为的核心网也可能意味着落后,我们的核心网也是世界最先进的,将来也会有很多外国客户为了先进性买我们的核心网。

中国没有垄断核心网,最先进的核心网还有44%是让诺基亚、爱立信拿了。因此,在5G问题上,我们也不会拿太多,否则就把别的公司挤压得太厉害了。

James Kynge:大家认为,中国国内的5G市场以后会非常庞大,能否预计一下市场会多大?比如说两年以后、五年以后。

任正非:单独评价中国,我说不好,因为我没有考虑过单独对中国市场评价。我认为,全世界至少需要1200万个5G基站,空间极其巨大,未来极其有希望。

James Kynge:华为在国内的5G市场享受一些优惠待遇吗?

任正非:没有优惠待遇。

James Kynge:华为是中国领先、世界领先的公司,应该在国内享受优惠待遇?

任正非:中国是市场经济,哪来的优惠待遇?像中东很有钱,买得贵一点,可以理解;欧洲出价不低,也很好。华为的手机在国外卖的很贵,在国内反而卖的便宜。

杨缘:任总提到50%的市场份额的数据是核心网,如果加上基站各种设备呢?

任正非:中国5G刚刚开始招标,我不清楚基站的具体情况。应该我们会多过别的公司。

10、James Kynge:谈一谈关于特朗普总统,如果他想给您打一个电话,你愿不愿意接听他的电话?

任正非:他可能太忙了,有时间打电话聊家常吗?我觉得不大现实。

James Kynge:如果他愿意,您愿意接受吗?

任正非:但是我听不懂英文。

James Kynge:可以翻译。

任正非:翻译不懂政治,我也是搞电子的,可能表达的语言方式不同,沟通困难一些。

James Kynge:如果特朗普打电话来,如果你有机会接听的话,愿意跟特朗普说什么话?你认为美国跟中国的纠纷,尤其华为部分应该怎样解决呢?

任正非:第一,他太伟大了,我是一个小人物,怎么能见到他呢?第二,我也没有时间见他,忙着“补洞”。第三,中国解决贸易问题关系到国家大事,关系到亿万人民的生活问题,我们公司为什么要掺和,让人民做出利益牺牲来救华为?国家要在贸易战中谈华为就要给美国好处,在别的方面做出让步,我们认为国家不需要这么做。我们挨打之后,钱少一点就更加艰苦奋斗,同时意志还能坚强一点。

11、James Kynge:大家了解到美国政府给华为带来很多难题,你认为中国政府还会在中国市场给美国公司制造难题吗?

任正非:首先,美国给华为难题是给了我们极大帮助,在外部压力下,我们内部更团结了,在“百炼成钢”中提升了队伍的凝聚力,铁要反复锻打才有韧性。华为公司现在是一个“虚胖”的公司,因为三十年来快速扩张,人没有经历过艰难困苦考验。如果打几下,组织变结实了,人的意志坚强了,奋斗者的骨头也硬了,对我们未来的发展有好处的,所以我们不怕打击。

但是,我相信中国不会报复美国公司,因为中国要开放发展才会有未来。现在是美国先进东西不卖给中国,而不是中国不买美国的东西。如果主动拒绝美国的先进公司,中国不是自甘落后吗?从战略上讲,中国会越来越开放,不会越来越封闭。这是我看国家领导电视讲话的理解。尤其是制造业,以前必须要合资,现在随便都是独资,自己技术,自己生产,自己卖出去,中国就是一个平台。

美国这两百年的历史证明了开放的正确。美国两百多年前是一片蛮荒的土地,通过两百年的开放,大量人才聚集,大量制度优化,使得美国成为最强的国家。中国要学美国开放。

12、James Kynge:现在谈谈美国跟中国的贸易战,您愿不愿意看到华为纳入贸易协议?有没有这样的可能性?

任正非:纳入贸易谈判,对我们没有什么好处,因为我们在美国就没有销售。中美两个大球碰撞时,华为是颗小芝麻,撞来撞去,芝麻撞出油来,油不知道流到哪里去了。在美国我们没有利益,为什么要纳入两国的会谈呢?我们还是集中精力补自己的“洞”,没有精力研究世界贸易。

James Kynge:有没有可能美国把实体清单取消,再让美国公司出口给华为?

任正非:我当然希望美国这样做。因为美国政府把华为放进“实体清单”是没有道理的,如果说我们犯了罪,首先要通过法庭审判。法庭现在还没有把证据开示出来,没有经过辩论,也没有经过审判,就决定了,美国政府做这件事本身很不公平,怎么让全世界相信美国是一个法治国家呢?取消是应该的,但是它不取消,我们也不害怕,只是把“钢”打得更结实了。

13、James Kynge:最近听到汇丰银行跟美国政府合作,会给华为带来很大难题,您认为华为跟汇丰银行的合作今后应该怎样?

任正非:首先,汇丰银行早就停止了与华为的合作。

第二,孟晚舟没有任何犯罪事实。这家银行从一开始就知道SKYCOM公司和其在伊朗的业务,也知道SKYCOM跟华为的关系,往来邮件可以证明,邮件中有唛头,银行不可能在法律上说“受骗了,不知晓这个事情”,证据都在,这是赖不掉的。孟晚舟在咖啡厅喝咖啡时讲了一句话,这句话不能成为孟晚舟的罪证,只是在多年与伊朗从头到尾的长时间的交易过程中,她中间插进去在咖啡厅喝了一次咖啡,说了一句话,不存在犯罪这个问题。美国的法庭可以去调查检举人,他检举孟晚舟犯罪,检举的事实在哪?

当前情况下,我们首先要澄清孟晚舟这件事的过程,出示所有证据。而且孟晚舟在加拿大也没有犯罪,加拿大在执法程序上有违法行为,加拿大是一个法治国家,应该放弃侵犯宪法权利的行为,不能倒在美国一边,如果大家不相信加拿大是法治国家,对它的形象影响是更大的。

我们对西方法治国家一直是很信任的,重在事实,重在证据。首先要有事实和证据,才能判定这个人是否有错误。当然,这不影响我们将来与其他银行合作,这个环节解开以后,大家还是要合作,世界金融是一体化体系。

《金融时报》记者黄淑琳:汇丰银行不和华为合作,他们给了你们解释吗?

任正非:汇丰已经停止了我们所有的交易合作,不是我们停的。他们没有解释,就是不给我们提供服务,那我们就和别的银行合作。

黄淑琳:您认为这样的对待是公平吗?如果这些问题解决好了,以后会继续和汇丰合作吗?

任正非:这世界本来就没有“公平”两个字,讲的都是实力。我们有实力解决问题,不在乎对方怎么对待。现在也不是讨论合作问题的时候,最主要是先把官司打完。

James Kynge:孟总的案子拖了这么长,您认为下一步应该怎么样?美国是否应该加快解决这个问题?

任正非:从法律的各个层面来讲,孟晚舟都是无罪的,也不应该被引渡。第一,对孟晚舟的刑事案件完全基于不实指控;第二,加拿大相关部门在FBI参与下采取的扣押行动,对孟晚舟所享有的基本权利造成了多次、严重的侵犯;第三,逮捕孟晚舟违反了“双重犯罪”这一基本的引渡原则,因为加拿大目前并没有针对伊朗的金融制裁;第四,引渡程序过程中出现的政治因素将导致对公正的严重损害,也会使孟晚舟的合法权利受到侵害。

不能说我们与美国政府没有沟通,我们在多个法庭都起诉了美国政府,这就是沟通管道,可以通过法庭出具证据来沟通。沟通不能坐在一起喝杯咖啡,这个事情凭空就定了。如果这样,就不是法治国家了。

James Kynge:您作为孟总的父亲,有机会跟她通电话吗?您怎么安慰她呢?

任正非:她天天学习打发时间,我们经常通电话,就随便讲讲话。她意志本来就很坚强,不需要安慰。美国抓错了人,以为抓了她就能拿到证据。

黄淑琳:孟总现在学什么?

任正非:学了很多东西,具体课目我不太清楚。

14、James Kynge:据报道,2013年时美国攻击了华为一次,郭平先生提过美国入侵了华为系统,偷走了电子邮件以及源代码,后来你们有没有分析过问题?有没有发现损害有多大?

任正非:我们建立的IT系统,当时确定用“美国砖”砌起一个“万里长城”,本身我们就不防范美国政府、不防中国政府,也不防世界上任何政府,因为它们只是看一看,对我们没有伤害。我们只是防恶性竞争对手,偷我们的机密技术。所以,我们建设IT网的方针就是不防所有国家政府,如果都要防,网络“城墙”不知道要修多厚才行,成本会很高。政府进来看,有什么东西呢?我们本身不是做坏事的公司,不怕它们看看我们肚子里的“肠子”怎么样、“心脏”怎么样。如果它发现我们哪个地方有问题,提出来,我们改了就更健康。所以,从这点出发,我们不担心它在服务器拿走东西。

15、James Kynge:美国白宫有些人认为华为的背景跟解放军、安全部有关系,甚至有一些人说,孙总以前也是安全部里面工作的。对此您有什么回应?

任正非:美国也有很多在军队从事不同工作的人,后来走向企业工作,甚至担任很高职位,这种情况比中国多。在中国,不能因为我曾经当过兵就说华为跟军队有关系。孙总在安全部里只是从事技术工作,她就是一个装200门小交换机的工程师,没有其他业务背景,否则不可能离开那个系统出来。中国开放改革,有很多人离开了政府的各种岗位,投身到创业领域中,因此不存在这个问题。

华为与军队没有关系,与安全系统也没有关系。我们与中国政府就是遵守法律、依法缴税的关系,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关系,我们完全是独立自主的。如果有关系就做得这么好,那有关系的公司可太多了,中国早就繁荣富强了。就是因为华为可以独立自主做自己的决定,做出超越世界的决定,我们才会做得好。

16、James Kynge:关于华为收入、利润的问题。上周您说过,今年收入会下降300亿美元,可不可以告诉我们,利润方面会怎么样?

任正非:今年年初制订的销售计划是到1350亿美元,现在可能下降到1000亿美元左右,我们的纯利也许会在80亿美元左右。为什么财务汇报时我没多听?他们汇报的数字比我想象的好得多,就让他们回去好好干活,别浪费时间在汇报上。我较悲观一点。

James Kynge:实体清单的影响不大?

任正非:按原定计划,明年要超过1500亿美元,现在看明年预计还是保持1000亿美元左右。今年,员工编制从18万人增加到19.4万人,为什么增加这么多人?需要研发、供应、销售、服务等非常多的人去进行版本切换。七、八月份我们还要进来1万多应届生,我们还是在困难中发展,没有停下来。

James Kynge:听说华为是非常受欢迎的公司,听说每个岗位的位置有2万个人申请?可能这个数字是错的。

任正非:不会有那么夸张。大家想到华为来,我们是欢迎的。但是入职华为也是有门槛的,华为大学有一个考试系统,有大量的考试题目,首先要通过考试,才有面试机会。比如你在世界计算机竞赛拿了金牌,工资可能是通常入职水平的5倍、6倍。每年世界上产生40个金牌获得者,我们今年挖了一批进来,薪酬定得比谷歌还高。今年进了一些少年天才,明年会有更多的少年天才涌向我们。美国这个国家的实力不是土地,是人才。我们向美国学习什么?吸引人才。未来会有非常多的优秀人才进华为来。

James Kynge:这些少年天才是国内还是国外的?有多少国外的?

任正非:国内、国外都有。当然,这几十个不全是金牌、状元,榜眼、探花也算。全世界从5万个参赛者选出4000个,4000个选出400个,400个选出40个。中国参加国际大赛的人数还是太少,国家应鼓励大学生积极参加国际竞赛,国际竞赛有一定的规则,而且有非常严格的教练,对能力测试有好处的,对促进教学也有好处的。我们进的这些人就像“泥鳅”一样,钻活我们的组织,激活我们的队伍。

杨缘:刚才提到世界软件市场非常灵活,你们从美国运营商或者合作商招更多人?

任正非:原则上,不招美国人。只要有美国的身份、有绿卡、有美国永久居住权,就可能有美国成分,我们就要接受长臂管辖。

杨缘:不招他们的人?

任正非:不招。美国有长臂管辖权。有美国身份的人,产生的成果可能会受美国出口管制法的管辖。

17、杨缘:现在世界各国的政府会要求科技公司交出一些数据,例如美国政府要求苹果交出用户的数据把他们的手机解锁。如果中国政府有一些合理合法的要求,但是这些要求也许会违反用户利益的话,您怎么评估?

任正非:苹果就是我们的榜样。

杨缘:会像苹果那样起诉政府吗?

任正非:不会。苹果实际上不是手机公司,它实际是互联网公司、运营商,只有运营商才能掌握数据。苹果本身建立了一个平台,这个平台上集中了大量生态,苹果拥有数据。我们把东西卖给客户以后,管道里面是流“水”还是流“油”是运营商说了算,我们没有数据。运营商在主权国家中,主权国家是有权管理自己国家的数据,跨国家是不能管理的。

杨缘:如果政府要求华为解锁一款手机?

任正非:数据在个人手里,不在我们手里,有什么可解锁呢?数据是客户的,我们不拥有数据。运营商对每个客户都要跟踪,否则电话就打不通了,运营商跟踪数据是它的职责。我们作为一个设备供应商是不跟踪任何数据的,不存在这个问题。

杨缘:因为你们了解操作系统,可以帮助解锁?中国政府发出合法的要求呢,有什么方法可以抵抗吗?你们会坐牢吗?

任正非:我们为什么要做这个事?我们永远不会做这个事情,只要做一件,美国就有证据,在全世界炒作,170个国家都不买我们的产品,公司就垮了,垮了以后债务谁来还?员工都挺有本事,辞职创业去了,剩下我一个人还钱,我还不如死了好。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说“中国政府不会要求企业装后门”;李克强总理在人大新闻发布会上回答记者问讲“中国政府不会要求企业装后门”;李克强在克罗地亚“16+1”会议上参观华为展台,亲自跟我们员工交代“你们不能搞后门”。政府已经表达得很清楚了,中国官方不会做这个事。

现在欧洲要建立统一的标准,所有设备厂家、所有网络厂家都不准有后门,我们是坚决拥护的,我们愿意先签。为什么先签不了?它需要把全世界的设备商、运营商达成共识,在欧洲建立体系。欧洲这个标准很好。

杨缘:关于用户数据的问题,我有点惊讶,腾讯和阿里公开讲会根据中国政府的要求把一些用户的数据给政府,这些是合法的要求,他们只能合法地接受。在这方面,华为与它们不一样吗?

任正非:我们是卖“自来水龙头”和“水管”的公司,为什么管我们要“水”呢?腾讯、阿里巴巴是信息源头,他们有“水”,我们没有“水”。怎么可能从“五金店”里要“水”,怎么给到你?我们是卖裸设备的。手机数据存在你的手机里,不是存在我们的系统里。

18、杨缘:之前讲“实体清单”时,有些核心服务器的部件不容易本土化,您认为最难补的“洞”是哪些?还是您觉得需要四年、五年、十年的时间才可以?

任正非:不可能那么长。不能用X86服务器,可以用泰山服务器,我们的泰山服务器应该比较先进的。

杨缘:最难补的漏洞是?

任正非:洞我们都在补,没有难题。如果很有难题,我今天就不会在这里和你们笑嘻嘻地说这个问题,应该很紧张。

黄淑琳:需要多长时间把供应链转成不依靠?

任正非:我认为不需要很长时间。现在绝大多数问题都解决了。

杨缘:补这些洞,应该怎么补?要招更多人?

任正非:不一定,我们本身就有很多人,关闭一些边缘业务以后,这些人员就扑到主要业务战线上。

杨缘:美国垄断了世界芯片设计软件市场,这样高端软件,你们都可以补吗?

任正非:我们已经获得这些工具软件的永久授权,不存在什么问题。将来升级上有没有影响,很难说。

19、杨缘:没有任何意愿接受美方要求?

任正非:除了无条件释放孟晚舟、无条件撤除“实体清单”之外,还有什么可以讨论呢?其他问题由法庭处理。

20、杨缘:美国觉得5G是最重要的一个“战场”,刚才您提到关于物联网的话题,您希望未来华为可以创造世界互联网的标准吗?

任正非:物联网肯定会,比5G还要有能耐。

杨缘:华为会成为世界物联网的“王”,您认为美方会怎么做?

任正非:他们会再打物联网。

黄淑琳:他们会怎么打?

任正非:他们吃牛肉,身体好,不怕累,橄榄球我们都打不过他们。他们很健康,要消耗能量,散打,就不用健身了。

黄淑琳:他们打乒乓球不行。

任正非:乒乓球消耗能力小,橄榄球耗能量大。

21、杨缘:在美国一些华为的朋友声音小一些,比如美国半导体行业、美国运营商都很支持华为,现在他们有统一与美国白宫对话吗?可以帮你们在美国说一些话吗?

任正非:我们不了解他们在做什么工作,我们埋着头在“补洞”,没有仰头去看天。我们现在是从求发展转向求生存,把做未来最先进技术研究的科学家调整过来,组成团队杀“回马枪”,这些人本身能力很强,解决一些关键节点、困难问题很容易,很多东西短时间就能解决。

杨缘:会跟他们一起做一些计划和策略?

任正非:采购系统应该与他们有一些对话,因为要下合同、下订单。我们不能不下订单,如果华盛顿批准了申请,发货给谁?还是保持供应链层面沟通。

杨缘:华为现在面临很大的不肯定性,有“实体清单”。如果是国外的运营商,之前想买很多华为5G基站,现在可能会感觉有点谨慎,您会怎么说服这样的运营商?

任正非:不需要说服。现在抢着买我们设备的运营商太多了。供货不一定困难。

杨缘:没有对不确定性影响?

任正非:合作二、三十年了,他们相信华为公司。

22、黄淑琳:您认为美国政府和美国科技公司的关系、中国政府和中国科技公司的关系最大的区别在于哪里?

任正非:中国政府通过法律框架加上收税来管理私营企业,不干预企业的具体运作。美国政府为什么管得那么细,我不知道,他们“婆婆”太认真,可能把“媳妇”都管跑了。


本文由LinkNemo爬虫[Echo]采集自[https://www.ithome.com/0/431/917.htm]

点赞(0)
本文标签华为 任正非 鸿蒙
点了个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