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kNemo

外媒:巴菲特发家故事像传奇,小扎们的太平淡了

作者:乐邦 发布于2018-7-13 7:48:03 - 23次赏阅

彭博社撰文称,比起过往的亿万富翁,现在的年轻亿万富翁的故事多少显得有些平庸乏味,缺少了点什么似的。美国早一代的白手起家者很多都出身贫困,历经艰险才取得巨大的成功。而现在成就斐然的创业者们基本都出自殷实舒适的家境,早早接触到电脑,接受精英教育。当然,随着科技时代的到来,如今要白手起家复制亿万富豪的成功轨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加艰难。

在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早年生活中,他的父亲在大萧条时期未能在家族杂货店里找到工作。没有工作,在银行出现挤兑之后也没什么钱,四口之家从商店里买回来一些食品杂货,把食物放在桌子上,他的母亲有时会不吃饭。莱拉·巴菲特(Leila Buffett)饱受压力的困扰,她的大脑可能受到了小时候吸入的亚麻型烟雾的影响。她经常痛斥自己的两个年幼的孩子。

从这个低谷开始,这个家庭逐渐获得了更稳固的经济基础。巴菲特的父亲开了一家股票经纪公司,最后成为了四届国会议员。年轻的沃伦开始展现出对数字的天赋。据《滚雪球:巴菲特和他的财富人生》(Snowball:Warren Buffett and the Business of Life)一书介绍,他沉迷于给一切事情计时,计算赔率,甚至计算圣经中最常见字母的出现频率。15岁时,他通过送本地报纸赚了数千美元。正如他们所说的,剩下的就是历史。

▲图:股神沃伦·巴菲特

上周五,这位87岁的传奇投资者的财富被34岁的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超越。这一定程度上是因为Facebook股价今年迄今为止上涨了15%,还因为巴菲特投入巨额做慈善。如今,世界上最富有的三个人——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比尔·盖茨(Bill Gates)和扎克伯格——全都是在科技领域发了大财。

与巴菲特和他同时代的许多人相比,扎克伯格的童年显得更为平庸。他在纽约的小型中产阶级郊区多布斯费里长大,父亲是牙医,母亲是精神病医生。他在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使用父亲的电脑,在从一所精英预科学校毕业之前,他展示出了早期的编程才能。

▲图:2007年的马克·扎克伯格

扎克伯格的故事是彭博亿万富翁指数(Bloomberg Billionaire Index)中新上榜的科技亿万富翁的典型例子。这种富翁有很多。在彭博追踪全球500位最富有的人的榜单上,有64位科技界商人和女性上榜,这个行业产生的亿万富翁比其他任何行业都多(除非你把遗产计算在内——榜单上也有很多人继承别人的财富)。仅今年一年,科技界就新增了11位亿万富翁。

新一代亿万富翁的故事缺少了点什么

但是,这个白手起家的新群体的成功故事却缺少了某种东西(是的,他们大多是男性)。早期几代人的成长经历基本都是历经万难的故事,而今天典型的创业故事基本都涉及出身于中上层阶级,早早接触电脑,接受精英教育——即使这种教育被放弃了。在从哈佛大学退学之前,扎克伯格在12岁时为他父亲的牙科诊所开发了一个即时通讯系统。15岁时,Twitter的杰克·多尔西(Jack Dorsey)在一次编程实习中让他的老板们惊叹不已。Uber的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在中学时就开始写代码了。

▲图:杰克·多尔西

白手起家的人在美国人的想象上一直起着深刻的作用。霍雷肖·阿尔杰(Horatio Alger)写过这样的故事:勇敢的下层奋斗者依靠诚实和勤奋在世界上闯出一片天地。自从电影被发明以来,好莱坞就十分迷恋弱者。多年来,商界也提供了不少真实的故事。

但是哈佛辍学生在现代的崛起(或者像多尔西那样从纽约大学辍学,或者像卡兰尼克那样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辍学),让这个故事变得更加复杂。如今的创业者们都很有才华,但缺乏艰辛环境的磨练。毕竟,没有电脑的话要成为电脑天才是很困难的。在美国经济中,那种特权代表着一种更大的趋势:对数以百万计的低收入人群来说,白手起家越来越困难了。要想从哈佛退学,首先你得入学。

巴菲特的父亲是一名政治家和投资者,他经常开玩笑说,尽管家庭一度处于贫困,但他还是中了“卵巢彩票”。他最终进入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与著名投资者本杰明·格雷厄姆(Benjamin Graham)一起学习。但对巴菲特这一代的许多领导者来说,宿舍并不是创业故事的一部分。以布鲁顿·史密斯(Bruton Smith)为例,他在2015年以88岁的高龄辞去Speedway Motorsports公司首席执行官一职之前,是最年长的在职上市公司高管之一。史密斯在农场长大,从来没有上过大学,曾拿着猎枪去工地解决劳资纠纷。石油大亨哈罗德·哈姆(Harold Hamm) 1945年出生,是俄克拉荷马州佃农13个孩子中最小的一个。还有最近去世的赌场和电影大亨柯克·科克莱恩(Kirk Kerkorian)出生于1917年,曾为了加入军队当飞行员而伪造高中毕业的文件。

在某些方面,生活在书呆子的时代是很不错的。人们不大会对华尔街式的企业男子汉气概的衰落表示哀悼。但是,比起复制成长于布鲁克林住房项目,曾一度在洋基体育场外卖热狗赚钱的高盛首席执行官劳尔德·贝兰克梵(Lloyd Blankfein)的人生轨迹,如今贫困家庭出身的孩子成长更难复制像扎克伯格这样的人的人生轨迹。扎克伯格在进入青春期之前便自行开发了一个即时通讯系统。

白手起家的故事变少

不管从统计数据还是从轶事来看,美国真正的白手起家的故事正变得越来越少。阶级流动——由收入高于父母的孩子的百分比来定义——自上世纪40年代以来基本上一直都处于下降的状态。经济学家拉吉·切迪(Raj Chetty)发现,在1980年出生的孩子中,只有大约一半的人的收入超过了父母。而在1940年,这个数字超过了90%。

当然,大多数成功的企业家的收入都远远超过他们父母的收入。事实上,他们的收入超过了历史上几乎所有人的收入。根据托马斯·皮凯蒂(Thomas Piketty)、伊曼纽尔·赛斯(Emmanuel Saez)和加布里埃尔·祖克曼(Gabriel Zucman)的研究,在目前为人熟知的统计数据中,美国收入最高收入阶层的收入增长速度远远超过了底层人群(而在上世纪80年代,情况则相反过来)。去年,国际慈善组织乐施会发现,超过80%的收入流向了世界上最富有的1%人口。

今天这么多的新晋亿万富翁大多出身于殷实家境标志着,美国的财富正在变得更加集中。美联储最近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中位收入家庭的资产净值还没有恢复到经济衰退前的水平,而收入最高的10%家庭资产净值则自2007年以来取得了两位数的增长。

当然,在当今最富有的科技名人的成长初期,你还是可以找到他们经历过困苦生活的证据。47岁的南非移民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家境富裕,但在17岁时曾遭遇霸凌,后来独自搬到了加拿大,进入皇后大学,之后转学到宾夕法尼亚大学,最后到斯坦福大学读博士,第二天便退学。54岁的杰夫·贝佐斯出生时母亲只有16岁,由她的第二任丈夫抚养。他的继父是古巴移民,是一名工程师。44岁的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 6岁时来到美国,当时他的父母放弃了在莫斯科学术界的反犹太背景,选择到美国开始新的生活。

但即便是这些创始人,都至少有一位有科学背景的父母,也与早期的时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显示,美国第二年迈的白手起家亿万富翁是安利公司(Amway)的理查德·德沃斯(Richard DeVos),他生于1926年。德沃斯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的父亲在大萧条时期失去了电工的工作,全家搬到了祖父母家。他记得他曾用织物来填充一个破旧的棒球,然后把它绑紧,因为他和他的朋友买不起新的。在高中一年级的时候,他被贴上了“不是读大学的料”的标签,被送到了职业学校,后来不得不自己打工挣钱回到当地的基督教高中。

现年92岁的特德·勒纳(Ted Lerner)是彭博指数中年龄最大的白手起家者,他的父亲是来自巴勒斯坦的一名服装销售员。他在华盛顿的一个移民社区长大。现年84岁的博彩业大亨谢尔登·阿德尔森(Sheldon Adelson)是美国政界的一个富有争议的人物,他在波士顿的一个工人阶级社区长大,父亲是一名出租车司机。伊莱·布罗德(Eli Broad)出生于1933年,父亲是立陶宛的一名房屋油漆工。他是唯一一个在两个不同的行业领域(房地产和金融服务)建立起两个财富500强企业的人。

贫富差距加剧

当然,经济已经转向技术技能,并不是科技界年轻精英的错。尽管科技提高了美国人的生活水平,但快速的创新步伐使得教育成为决定收入水平的一个日益重要的因素,而这一趋势反过来又加剧了日益明显的不平等现象。美国的整体受教育程度正在上升,但仍有近70%的成年人从未从大学毕业,即便高等教育日益成为从事白领工作的先决条件。大学毕业生的工资溢价(即学士学位持有者相较于高中毕业生的收入水平)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一路飙升,如今已达到大约50%,接近历史最高水平。

贫富家庭之间所谓的“数字鸿沟”加剧了贫富差距。尽管个人计算设备已经广泛普及,但现在的穷孩子不太可能接触到那些可以帮助他们培养早期编程才能的程序。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数据显示,收入在7.5万美元或以上的家庭中,87%的家庭拥有宽带网络。但在年收入低于3万美元的家庭当中,这一比例只有45%。

这种机会的不平等正在加剧,很难称得上值得讨论的问题。不过,最终结果仍不明朗。除了为收入有限的人才开辟路径之外,富人和其他人之间日益扩大的鸿沟也带来了政治问题。旧金山和西雅图等城市的科技公司引发了当地民众日益强烈的愤怒情绪。西雅图市议会投票决定对亚马逊和其他大型雇主征收惩罚性的工人税,以此来应对该地区日益严重的无家可归问题。西雅图的官员们态度还算温和,但在全美范围内,紧张氛围仍在不断发酵,有可能会以不可预知的方式爆发出来。

与过去的大亨们不同,新一代的亿万富翁们没有或许能够平息民众不满的历史。彭博指数中最年轻的三位白手起家亿万富翁都是Facebook的联合创始人。他们的故事是一个传奇:在在多布斯费里度过了一个幸运的童年之后,扎克伯格和他的朋友们先是创建了一个名为Facemash的热门搜索工具,而后辍学创立facebook.com网站。排在他们前面的是现年38岁的肖恩·帕克(Sean Parker),他很早就开始编程,高中时曾在Zynga实习。

这并不是在哀叹企业领导者舒适无忧的童年。在某些方面,白手起家的精英的美国神话大多是虚构的。如今,孩子的收入从最底层的五分之一上升到收入最高的五分之一阶层的可能性还不到10%。根据切迪的数据,这一数字低于其他的富裕国家,但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变化不大。

美国梦一直以来是我们讲给自己听的一个故事,它被那些白手起家成为大富翁的人的艰难故事所充实着。如今,扎克伯格是一名道德领袖——一个家庭成员,是高尚的慈善事业的捐赠者。但那些想要追随他脚步的人会把目光投向他早年的生活:舒适的韦斯特切斯特(美国纽约州的县,富人聚居区)成长环境,参加精英预科学校的击剑俱乐部,无忧无虑的哈佛时代,以及Facemash。美国的年轻人可能渴望爬上同样的阶梯。他们很可能会发现它缺少了一些梯级。

本文由link-nemo爬虫echo于Fri Jul 13 07:48:40 CST 2018爬取自IT之家。
如有侵权,请给站长留言联系删除。
原文地址:https://www.ithome.com/html/it/370209.htm

评论

还没有任何评论哦。

最新资讯

最新点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