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遇而安

随波逐流,随遇而安

额,假装这里有签名...

10年感触:架构是什么?——消灭架构!(转载)

随遇而安 发表于2018/01/12 18:24:56 15次赏阅 0个点评
架构是什么?
架构是一个约定,一个规则,一个大家都懂得遵守的共识。
那这是什么样的约定、什么样的规则、什么样的共识呢?

我以包为例,我经常出差,双肩背包里装了不少东西。笔记本电脑、电源、2个上网卡、鼠标、USB线、一盒大的名片、一盒小的名片、口香糖、Mini-DisplayPort转VGA接口、U盘、几根笔、小螺丝刀、洗漱用品、干净衣服、袜子、香水、老婆给我带的抹脸膏(她嫌我最近累,脸有点黄)、钱包、Token卡、耳机、纸巾、USB线、U盘等。这个包有很多格子,最外面的格子我放常用的,比如笔、纸、一盒小的名片等;中间的格子一般放的是衣服、袜子、洗漱用品、香水等;靠背的那个大格子放了笔记本电脑,和笔记本电脑相近的小格子放的是两个上网卡、Mini-DisplayPort转VGA接口、大盒名片、记事本,和笔记本电脑相近的大格子放的是电源、鼠标、口香糖等。
我闭着眼睛都可以将我的东西从包里掏出来,闭着眼睛都可以将东西塞到包里!但是,非常不幸的是,一旦我老婆整理过我的包,那我就很惨了,老是因为找不到东西而变得抓狂!更不幸的,要是我那个不到两岁的“小可爱”翻过,就更不得了了。
这个包就是我放所有物品的“架构”,每一个东西放置的位置就是我的“约定、规则、共识”。倘若我老婆也知道我的“架构”、我的“约定、规则、共识”,那么不管她怎么动我的包,我都照样能够轻易的拿东西或者放东西。进一步,如果我的同事也知道我的“架构”,知道我的“约定、规则、共识”,那么他们什么时候动我的包,我也毫无所知!

恍然大悟!我前一个公司Sybase,所有的产品都是基于一个统一的插件开发平台,每一个产品都是一个插件,每一个插件都按照名字约定好了BO(Controller)、GO(View)、SO(Model/DataAccessor),定义好PropertyPage、PropertyDialog、Wizard。我记得当我确定工作角色后,我就拿到一个开发文档,里面描述了这些目录、名字的规则,有UI文字陈述规则、文字的大小规则等,一周内我就能够修Bug,一个月之后我就能做New Feature,然而,我此时对我们的平台、框架依然一无所知。过了1年后,产品依然遵守约定不断进行改进,在维护过程中,我们竟然丝毫没有感觉到累。基于这样的框架做产品,我发现不管是什么人,开发的样式都完全一致。我以前竟然丝毫没有觉得惊讶!

在公司混了两年之后,有点成为老鸟了,还很得瑟的整了一个《Flex UI Composition SDK》,就是基于Flex的界面组合组件,搞的老漂亮了,代码写的好看,文档搞的正式,而且这个小SDK功能强大且很灵活。老大很给面子,让我给美国的架构组Show一下。我很激情的在半夜里用电话会议和那帮很牛的架构师、专家级工程师展示我的SDK。完事后,印象很深刻,一个很资深的老外架构师提了一句,他觉得这个SDK有点复杂。
以前我不太理解为什么他会说复杂。原因很简单,以他的技术,使用这个SDK我觉得没有太大的问题,只要稍稍学习就好了。后来,我终于慢慢想通了。这个SDK不好的地方在于太灵活了,灵活到无法构建一个统一标准的、容易让人遵守的“约定、规则、共识”。在没有“共识”的支撑下,这样的系统经过若干人维护后,那绝对玩完了,成“万人坑”了,谁改代码就坑谁,以后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的。
于是,我有一点点想明白了,架构就是这么的一个共识。当共识普遍传递的时候,架构就消失了,开发好的软件就成为了习惯。

这就是为什么有高人提出“消灭架构”!
哦,天啊,这帮人太变态了,他们这么早就想通了!


第一步:使用插件架构



第二步:定制统一的界面框架



这个界面框架如下所示。



该框架约定了统一的界面样式,比如按钮、磁贴、标签页、导航条、进度条、Form等等。


第三步:定制插件的统一架构
每一个插件都创建5个目录:Controllers、DataAccessors、Models、ViewModels、Views,如下所示。每一个目录存放的代码通过名字都知道是什么了。


第四步:定制开发模板(升华,该步骤不是必须的,是为了更好提高易用性,让傻瓜也可以开发插件,仅供参考)


在主程序模板可以保护统一数据访问、统一安全管理等功能模块。
哈哈,这个方法终于能使新团队开发出具有较为统一风格、较高质量的软件产品了!这时候,你会发现,所有人都不需要关心架构了,我们只有共识。
这样,架构被成功消灭了,架构的目标就是消灭架构!但是,如果架构被消灭了,架构师不也被消灭了吗?这个搞笑的问题留给读者吧。
附:关于架构的官方定义,建议参考《Java应用架构设计》,该书很经典。本文关于“架构就是共识、消灭架构”说法,来自于该书。我不是“架构就是共识、消灭架构”说法的发明者。 

评论